今天是:  

小菜筒的记忆

更新时间:2017-07-11 08:59:00点击次数:500次字号:T|T

方辉利


       “叮铃铃”,下课铃响了,同学们快步走出教室,来到学校食堂排好队,拿起不锈钢托盘,盛着热气腾腾分份制饭菜,走到固定餐桌位置就餐。学生们在食堂里有滋有味地吃着饭,即撩起我中学时代时的生活思绪:小菜筒与我相随相伴,度过三年初中时光,回忆起来,至今仍记忆尤深,历历在目。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那时我还小,十二岁就离开父母,到三十里外的中学读书。每周日下午步行上学,到校时都天黑了;每周六下午归心似箭,徒步返还,到家也黄昏了。父母在家里早早准备了孩子喜欢的好饭菜,等待团聚。

       其实,那时家庭经济拮据,生活窘迫,好的菜,只不过是自家菜园里的新鲜蔬菜。自家产的鸡蛋和肉类,大都是用来出售换钱籴米的。父亲常说,每天要吃点蔬菜,每周要吃点荤菜,则不会导致人体营养缺失。因此,父亲每周给我四五毛钱,要求每天必须添置一个新鲜的几分钱的素菜,就算是改善生活了。如今,乡村学校学生每天早上一个蛋,中晚一荤两素一汤,味道可口,营养搭配,细水长流。这是乡村寄宿制学校一日三餐在食堂就餐的生活局面。

       父亲是一个在解放前就任教的老师,如今有九十多岁啦。他动手能力很强,不仅善于书法,还会制作乐器京胡、二胡和四胡,供邻里孩子学习器乐;还会扎扫把、给孩子理发、做竹质茶筒、菜筒,更是他的拿手把戏了。

       其实,小菜筒并不小,有大号茶缸那么粗,高约尺许,竹肉很厚。其盖子圆润光滑,内口环形凹陷,扣在筒子环形凸口,十分吻合。并在冒出一点的环形菜筒底边与盖部,钻上两两相对的上下四个小孔,穿上细绳,前后左右拧紧,便是提拿携带的精致灵巧的小菜筒。竹质小菜筒,有内外细密的天然的微毛孔通透,纤维质地强,有盛水、装菜数天保鲜之神效。

       小菜筒呀小菜筒,你在昔日不是盛着酱炒豆腐丁,就是肉炒腌制菜;不是笋干肉丝丁,就是蕨干辣椒壳等。我觉得你盛的不只是菜的内涵,而是盛着满腔热情的一周的生活,盛着父母不停忙碌的身影,更盛着父母的爱,对子女对学业的期待。

       那时,我觉得每周在家里度过周末,是最愉悦的,最温馨的。因为,在家里可以与父母无所不说,无所不谈,分享学校生活的种种情景:如学校的变化,老师的关爱,同学的轶事,考试的成绩,竞赛的获奖,遇到的疑难,不仅拉近了与父母兄弟姐妹心与心的距离,更为努力学习注入了不懈的动力。

       俗话说得好,积沙能成丘,滴水能穿石。是的,小小的菜筒,每周盛着一碗辣椒酱汁炒的干菜,可是一年下来不可小算,都要将父母每年用一只大水缸腌制的一缸辣椒酱,舀得精光。那时,我家有兄弟姐妹五人,随着年龄的递增,每年都要陆续到异地读书。这首要解决的生活问题,就是吃菜问题。这辣椒酱是首选的陈俗主菜,自产低廉,年年腌酱,制作精良,主料是红辣椒,还掺和着小量的黄豆、蚕豆、黑芝麻、麦麸面、大蒜、生姜、茴香等优质材料,经过夏秋太阳暴晒,其酱清香扑鼻,味道鲜美,让人胃口大开。父母在家炒菜就餐时,一般是不舍得用辣椒酱的,因为数量有限,要留给在外读书的子女带菜享用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邻居常赞叹说:年年腌制的大缸辣椒酱,年年被小菜筒装个精光,那是在艰苦年代里方家父母对孩子最真挚的智力投资呀!

       “哗啦啦”——学生吃完饭,拿着不锈钢的托盘,掷入清洗水槽时,那清脆的“光盘”声,将我从回忆中惊醒:如今,皖歙乡村民生教育改革的投入,是一泓靓丽的源头清泉,把甜蜜温馨流入孩子们的心田,滋润着他们茁壮成长。

(编辑:m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