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舆情 > 舆情聚焦

河南焦作市:四年清算一朝终结 谁在玩弄法律和民心

时间:2020-04-07 来源:中国市场新闻网

  在河南焦作经商的浙江台州人褚人钳投诉称:他于四年前向焦作市解放区人民法院提交了对焦作市红太阳家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太阳)的强制清算申请;而被受理之后,相关法院却置法律而不顾,有故意不作为之嫌,致使清算达四年之久,而后又变本加厉,违法终结了强制清算申请。清算的背后,究竟有什么秘密?能让本该依法六个月就结束的清算在四年之后突然终结。是谁在玩弄法律和民心?

  提出清算:无营业场所,公司解散是唯一路径

  据褚人钳介绍,红太阳公司是一家以租赁场地,收取租金为唯一业务的公司。至2015年,营业期限届满十年,按公司法相关规定,已经到了依法解散的时间。更加之红太阳公司使用的场地,也是租来的。褚人钳便是原承租人。十年了,褚人钳不想再做家俱市场,欲收回场地使用权,另作他用。这样,红太阳公司就没有了赖以存在的场地。只有解散才是唯一路径。于是,当年的7月份,褚人钳便向解放区人民法院提出了对红太阳公司强制清算的申请。2016年1月29日,红太阳开始进入强制清算程序。3月30日,解放区人民法院指定清算公司及指定部分人员,作为清算组对红太阳进行全面清算。

  受理清算:四年清算,蹊跷频出

  按说,法律无情,一切都要依据相关法律程序办事。依相关清算条例,强制清算的时间上限是六个月,超过六个月,还没有清算完毕,一定是违背了相关程序和法规。可解放区人民法院从受理清算到终结清算,却给了红太阳四年多的漫长过程。而在这四年多的时间里,又蹊跷频出,让我们看到了清算背后的诸多人情以及人情背后的诸多神秘。

  第一蹊跷:在清算过程中,有两次,相关法官、法警和清算组都到现场了,马上要进入强制执行了。而千钧一发之际,领队者却接到神秘电话,然后便匆匆挂了电话,带队离去。两度清算,两次乌龙。是真清算或是演戏给人看,不得而知。

  第二蹊跷:在清算组进行强制清算的过程中,清算组多次要求另外几名股东提交公司财务账册等相关材料,而几名股东不但不交,且强行从清算组抢走相关法律文书并撕毁,且继续霸占红太阳公司一直经营和私分收益。执法者势弱,抗法者势强,这难道没有蹊跷吗?执法者仅仅“要求”,却没有采取必要的法律手段,这难道没有蹊跷吗?拒交公司账务账册、抢夺法律文书并撕毁、霸占公司,非法经营并私分收益,哪一条没有触犯法律?哪一条不是在和国法对抗?可蹊跷就在这里,执法者一直装着看不见,一直不管不顾。是真清算或是演戏给人看,又是一个不得而知。

  第三蹊跷:2017年7月19日,经公开拍卖,红太阳公司地面建筑物及附属设施被褚人钳以300万的价格拍得。而付款至今,解放区人民法院又是确认移交,又是下发各种通知,就是没有一点实质性的举动。所谓的“移交”和“通知”也仅仅是一纸空文。但凡解放区人民法院动用些微法律手段,红太阳一案也不至于走得这么漫长和辛苦。是真清算或是演戏给人看,再一个不得而知。

  对于相关法院的蹊跷行为,申请人褚人钳非常无奈。他感叹道:红太阳解散己成事实,红太阳经营场所是他本人租的地。按法院的法律文书,红太阳公司的资产自2016年3月30日起是由清算组管控的。土地是他本人租的并一直交着土地租赁费用。但至今褚坚强等人雇佣社会人员霸占清算组管控的资产,侵犯着他的土地使用权。法律事实如此清楚,竞然一场诉讼拖了四年多,且四年多没有换得一个公平,这怎是一个蹊跷能诉完的苦?

  终结清算:谁在玩弄法律和民心

  六个月的清算程序,四年多没有走完,而今,却又以“清算组至今未接管公司账务账簿、收款收据等公司重要文件资料,无法全面清算”为由,终结了清算程序。法律的公平何在?民心将如何自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公司强制清算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28条规定:被申请人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才能以无法全面清算为由终结清算程序。而在红太阳一案中,红太阳公司的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并没有灭失。在2018年5月17日的案件听证会上,红太阳公司的实际控制股东(褚坚强)手持公司租赁合同和原始账务账册向法庭展示,申请人褚人钳当庭强烈要求法庭让该股东将租赁合同和原始财务账册提交,但原终审法院和清算组均未采取任何必要的法律手段,促使该股东移交合同及相关账务账册。因此,相关法院以“被申请人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为由终结红太阳的强制清算程序,明显违背了基本事实和法律。

  谁在玩弄法律和民心,已昭然若揭。故意不作为的背后,保护倾向也豁然明朗。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相关阅读

  温县张羌街道办事处前上作村是经河南省政府批准的棚户区改造村。从2018年3月开始,该村群众不断反映,温县前上作村在棚户区改造过程中,严重违规违法,强硬措施拆迁,釆取停水停[详细]
  近日,记者接河南省新密市苟堂镇小刘寨村小刘寨组村民投诉,村内多家村民房屋墙体开裂,希望媒体能前往了解情况。  2020年4月28日下午,记者一行赶往村民反映问题的所在地进[详细]
  近年来,国家三令五申要求严把土地供应闸门,明令禁止“未批先建”使用农民集体所有的农用地进行非农业建设,更不允许改变土地的使用性质。然而,在河北省大名县仍有[详细]
  媒体接到内乡县湍东镇清凉庙群众反映。他们村的南阳市天聚建材有限公司环保手续不全,无证开采矿石,露天粉碎石料,粉尘污染严重,镇政府和环保部门视而不见,群众反映后也得不到[详细]
  在河南焦作经商的浙江台州人褚人钳投诉称:他于四年前向焦作市解放区人民法院提交了对焦作市红太阳家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太阳)的强制清算申请;而被受理之后,相关法院却[详细]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供稿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中国市场新闻网 版权所有 邮箱:news@gswhb.com QQ:375718127

未经中国市场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